2014年
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百科 >

从1G到5G,移动通信标准之争争出了什么?

2019-12-26 02:57:22

近日,中国代表团向国际电信联盟“WP 5D”提交了5G无线空口技术方案。国际电信联盟将根据后续会议的评估与协调结果,计划在2020年6月举行的“WP 5D”第35次会议上正式宣布5G技术方案,届时5G第二阶段标准将完成。

从1G到5G,移动通信标准之争争出了什么?

纵览从1G到5G的移动通信史,每次信息通信技术变革都伴随着技术标准之争,历次的标准之争又产生了哪些后续影响?在小编看来,移动通信标准竞争涉及面较广,但整体而言可从两个维度来分析:一是参与标准制定企业的兴衰更替;二是信息通信产业的增质扩容。


技术难度越高参与企业越少


伴随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兴起,移动通信标准已超越了其原有内涵,不再仅是技术活动中需要统一协调的事项准则,而成为决定技术演进趋势、影响前沿产业生态,乃至国家核心竞争力和创新能力的关键性因素。因此,通信标准领域的竞争,不仅是ICT(信息通信技术)产业的发展主动权和主导权之争,更是国家间竞争的一种高级形式。笔者在此对1G到5G移动通信标准之争做简要梳理,以挖掘竞争演绎的基本规律。


从参与竞争的国家或地区来看,争夺1G标准主导权的主要有美国、日本、英国、法国、加拿大;争夺2G标准主导权的主要有美国、欧洲、日本;争夺3G标准主导权的主要有美国、欧洲、中国;争夺4G标准主导权的主要有中国、欧洲;争夺5G标准主导权的目前主要是中国和欧洲。


不难发现,伴随通信技术的升级,制定标准的难度和复杂性不断上升,有实力或条件参与竞争的国家和地区数量整体呈下降趋势。


从参与竞争的主要通信设备企业来看,在1G到4G的发展过程中,涌现出摩托罗拉、诺基亚、阿尔卡特、爱立信、LG、朗讯、富士通、日本电器、西门子、三星、华为、中兴等一批科技企业,而到5G时代有能力参与标准制定竞争的,只剩下华为、爱立信、诺基亚和中兴4家企业。


回归移动通信标准的最直接目的,即让不同的基站设备与手机之间能互联互通,充分发挥移动网络的规模效应,而掌握标准制定的企业则能通过规则和协议的方式控制产业发展导向,牢牢占据通信市场“蛋糕”最大的份额。同样,伴随标准制定难度的增加,有能力参与竞争的企业数量也在减少。


标准迭代带动产业生态发展


每一次标准迭代升级,都会带来市场规模的指数级扩张,带来更强的技术溢出效应,推动移动通信产业进一步与各行各业融合。


1G使用的是模拟通信技术,主要功能是实现语音通信,带动了通信产业的快速发展,但通信技术应用成本高、商业模式单一、整体市场规模小是这一代通信产业的主要特征。2G进入数字通信时代,移动通信的功能显着提升,如手机实现了低速上网功能,市场规模急剧扩大,产业链复杂程度直线上升。


3G时代智能手机的出现,按下了移动通信产业发展的加速键,奠定了今天移动通信产业生态的基本架构,移动网络开始真正融入各个领域,各种平台、商业模式、新物种纷纷涌现。4G时代开启了真正意义的数字经济,移动互联网开始从消费领域进入生产领域,每个人的生产生活都与通信网络密切相关。5G时代,在高速、泛在、低时延等网络特点的基础上,移动互联网与物联网进一步融合,推动万物互联时代的到来。


纵观移动通信产业的发展,标准之争带来了快速、剧烈的行业洗牌,即参与旧标准制定企业的落幕与新标准制定者的崛起。而从标准创新与升级的视角来看,则是标准应用范围、领域、层次的不断深入,也就是移动通信产业生态覆盖范围和深度的不断提升。


构建通信标准制定长效机制


每个移动通信标准都关乎国家利益。我国在通信技术标准领域经历了1G空白、2G跟随、3G参与、4G同步、5G主导的艰难奋斗历程,在移动通信标准领域逐步实现了话语权从无到有的全过程。梳理历次标准之争,对于我国主要有3点启示:


一是构建通信标准制定的长效机制。移动通信标准竞争的背后是产业主导权和技术控制权之争,更是国家间利益的博弈。我国长期在众多前沿技术领域受制于人,打破通信技术标准国际垄断的局面具有重大意义。我国不仅需要奋力争夺5G、6G的标准制定权,更应建立一个长效机制,前瞻布局未来每一代通信标准的制定工作。


二是注重通信标准变革引发的产业变革。移动通信标准和技术日益成为现代产业发展的关键驱动力,抓住变革契机可以获得极大的发展。如2G时代,诺基亚抓住了移动通信从模拟信号到数字信号的契机,芬兰经济借此实现了快速发展。


从1G到5G,移动通信标准之争争出了什么?


三是警惕依赖既有优势。历史已经证明,移动通信标准变革具有快速、颠覆的特征,依靠既有优势无法形成标准垄断。如依赖1G优势的摩托罗拉在2G时代衰落、依赖2G优势的诺基亚在3G时代衰落就是深刻的教训。


中国通信技术助建“数字孟加拉”


近年来,孟加拉国政府高度重视信息通信技术发展,积极推动“数字孟加拉”战略同中国“数字丝绸之路”倡议对接。该国政府希望能在2021年实现“数字孟加拉”的愿景,通过信息通信技术基础设施建设和相关行业发展,带动孟加拉国社会经济增长。


“我们实现了基层网上办公”


孟加拉国达卡专区加济布尔县波瑞沙德乡地处孟加拉国中部。乡政府驻地只有几间简陋的办公室,门外杂草丛生。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屋外狭小的机房内,崭新的通信机上闪亮的信号灯与一排排外接电源线和网络接口为这里平添了几分现代化的气息。


乡长默罕默德·哈桑办公室隔壁的房间里,工作人员正通过电脑上报文件。“别看这个通信基站小,它的作用可太大了。”哈桑对本报记者说,没有通信基站前,乡里的所有公文和报表都要通过纸质文件派专人报送,自从有了通信基站,乡政府开始网上办公,当地人申请证件也方便许多。“以前乡里年轻人外出办签证,不算去县里往返时间,光交材料、走程序就得3天,现在都可以直接网上申请,不到一小时就能办好。中国技术帮我们实现了基层网上办公。”


此外,乡政府还通过网络接收上级政府下发的科学种植、避免虫害等各种学习材料,组织当地农民开展学习培训,增产增收效果显着。乡里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上网学习,当地人还能够通过网络进行远程医疗……


据悉,波瑞沙德乡通信基站项目只是华为公司承建的孟加拉国政府基础网络项目的一部分。“通信基站项目所用的光传输和路由交换解决方案都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华为孟加拉国企业网交付主管叶祖淳说。


早在2008年,孟加拉国政府就意识到了信息技术的应用将带来巨大社会经济效益,并提出“数字孟加拉”战略。2010年开始,孟加拉国政府实施了三期政府基础网络建设。截至今年5月,孟加拉国国家数字联通项目骨干网络在中企帮助下基本建成,成为孟加拉国“数字孟加拉”战略与中国“数字丝绸之路”倡议对接的经典案例。


基础网络三期项目是对现有信息与通信技术基础网络的扩容和延伸,目的是提升该国市、县、乡三级行政区域的网络。该项目是“数字孟加拉”战略的基础设施载体,将直接带动孟通信、信息科技、政务及教育等领域的革新,促进孟经济社会发展。三期项目将高速网络延伸至2600多个乡,覆盖孟加拉国全国62%的地域和人口,将“信息高速公路”从首都铺至全国各地,惠及约1亿孟加拉国民众。近年来,孟加拉国信息通信技术行业一直保持20%—30%的年平均增长率,每年拉动GDP增长1%。孟加拉国数字经济已从2008年的2600万美元增至最新的10亿美元。


“与中国企业的合作非常愉快”


为适应孟加拉国政府数字化办公要求,华为给当地新建了一个国家数据中心,并对现有省、市信息中心进行升级和增配。


走进孟加拉国信息通信技术大楼,国家数据中心几乎独占一个楼层,除了一排排机柜,还有国家视频会议中心的后台。该中心质保主管伊斯拉姆视频连线了一个部委办公室,向本报记者展示了政府视频会议的便捷。“这里能监测所有视频会议情况,总理哈西娜每天都会与各部门进行视频会议,还可以与县长直接视频连线,极大提高了政务沟通效率。”伊斯拉姆向记者介绍说,国家数据中心对面就是华为帮助建设的政务云项目,旨在帮助孟加拉国政府及社会运行进入云和大数据时代。


孟加拉国邮政电讯和信息技术部辅秘兼邮政电讯司司长赛福尔·伊斯拉姆对本报记者说,推动“数字孟加拉”建设,最重要的是完善电子政务,加强数字联通,开发信息通信技术人力资源和促进信息技术产业发展等。赛福尔·伊斯拉姆表示,国家数据中心还开发了更多其他服务,如为移动互联网、软件应用公司等商业公司提供孵化平台。目前孟加拉国最大移动支付公司bKash等网络支付平台,以及手游公司、网络送餐公司等都是从这个数据中心孵化出来后投入商业化的。“与中国企业的合作非常愉快,他们从全局利益出发想问题、办事情,希望今后还能继续合作!”


2018年10月28日,中铁国际承建预算10亿美元的孟加拉国国家数字联通项目正式签约。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与孟加拉国计算机委员会在2015年5月签署孟加拉国第四代国家数据中心项目合同,目前项目即将完工,合同总金额1.54亿美元。


从1G到5G,移动通信标准之争争出了什么?


“中国为‘数字孟加拉\\’建设作出重大贡献。”孟加拉国邮政电讯和信息技术部国务部长帕拉克对本报记者说,“中国提供融资和建设的孟加拉国政府基础网络项目直接带动孟加拉国通信、信息科技、政务、教育等领域的发展,并显着提高了其他经济领域的效率和生产力,实现了孟加拉国政府通过信息通信技术拉动经济增长的目标。中方的支持助我们快速跨越数字鸿沟。”


相关阅读:
移动屏风隔断 http://www.egoodgd.cn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