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子资讯 化工资讯 it资讯 范文论文 软件资讯 农药资讯 教育资讯 人工智能 创业交流 故事会 电商资讯 站长资讯
老戏楼的“戏园子”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戏剧歌舞 正文 来源: 小嘎生活网 发布时间:2020-10-04 10:18:34

一个舞台、一位经理、一套班子、一位角儿,造就一段佳话。李碧华《霸王别姬》笔下的“戏园子”,就是诸多传统曲艺赖以生存的舞台,并在徽班进京以后,以京剧为主流,制造了繁荣的戏园子文化。然而随着时代变迁,这种繁荣景象已和“戏园子”一样一去不复返。老戏楼既是文物古迹,又是传统文化载体,如何盘活,且看行业内人士如何做、如何说。

在古戏楼正乙祠恢复功能,定下《梅兰芳华》的演出之前,新华普罗国际文化传播公司曾对前门地区的老戏楼进行全面调查摸底。显然,在娱乐多元化、京剧观众急剧流失的现在,开发老戏楼,对谁来说都是一道难题。

“广合戏楼现在正在跟我们谈合作开发的事。前门地区的老戏楼几乎都已经处于停滞状态,中和戏院已经残破不堪大门紧闭了,现在大栅栏地区惟一还在演出的老剧院只有大观楼影院,它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家影院。”新华普罗副总杨小林感慨道。

北京老戏楼的“前世今生”

在北京前门到珠市口一带,集合了最璀璨的戏园子文化。解放前最大也是最先进的戏院,就是1914年兴建的“第一舞台”,它坐落在西珠市口附近,当时有3个第一,即第一个使用灯光布景;第一个演出晚场夜戏,一反过去都是白天演戏的旧习;第一个突破了男女分座的界限,卖开了男女合座的戏票,开放之举首开先河。杨小楼、梅兰芳等名家曾在这里创作并首演了名剧《霸王别姬》。可惜的是该剧场前后发生了两次火灾,损失惨重,因无力重建,很快就消失了。

宣武区珠市口东口路南的开明戏院建于1912年,是仿罗马式的建筑,是北京较早的一座洋式剧场。戏曲大师梅兰芳新创作的名剧《洛神》和《廉锦枫》都是在此首演的。如今的开明戏院门面和剧场内仍保持80余年前的样式,这在北京剧场中是非常难得的。

上世纪30年代,北京很多老戏园子随着历史更迭荡然无存,但在西长安街上新建了3个名园,即长安大戏院、新新大戏院、哈尔飞戏院,这3家之中历史悠久、影响最大的当属长安大戏院。长安大戏院于1937年2月1日建成,首场由著名京剧演员奚啸伯主演《失街亭》、胡菊琴主演《玉堂春》,压轴戏是金少山的《白良关》。由于该戏院地理位置好、交通便利、客流量大,因此上座率高,二层楼1200多个座位经常爆满。全国几乎各剧种的名剧团、名演员都在这里演出过。1991年底,因地铁施工,长安大戏院拆迁到建国门内大街路北,新的长安大戏院于1996年9月落成。

不少业内专家指出,北京老戏园子的逐渐湮灭,恐怕有两大主因。一是在历次的改造或转型中,丧失了原来戏楼的职能,变为硬件不突出、业务类型不鲜明的“三合一剧院”(意思是放电影、舞台表演、唱戏“万金油”);更为重要的是,戏剧市场的极度萎缩,也使得戏园子的经营管理人才极度缺乏,就像一部整体布尘的老纺机,缺少了持续转动的源头动力。崔勇是前门书局的老板,虽是“80后”,但六代世居前门,他的书店就以介绍北京文史资料、历史沿革为特色,《清代以来的北京剧场》、《北京老戏园子》等书籍他从小耳濡目染。“要讲北京的历史,就躲不开曲艺、戏楼。在我看来,现在这些老戏园子硬件软件都很落后。硬件破旧自不用说,没有懂经营的人去运作它们这才是发展不起来的关键。”崔勇举例道,像前门地区名噪一时的广合戏楼,曾是清廷翰林院的一位查姓高官家族历代在经营。“这是他家自建的戏楼,本是打点朝廷官员应酬用,后来查家人也深谙经营之道,向外面开放。解放前,梅兰芳、马连良等名角儿都在此长期演出过,但解放后就慢慢变成剧场甚至电影院了。”崔勇说道,现在广合楼、广德楼、吉祥剧院等好多老戏楼都停止经营了。“说是配合改造,其实是对它们的开发规划现在没有一个明确的思路,原来即使在经营,状况也大多非常惨淡。”现在还在经营的老戏园子,很多都改头换面放起了电影,要不就是改造成游戏机厅、台球厅。

北京:政府企业联动激活正乙祠

今年10月,有数百年历史的古戏楼正乙祠恢复了它戏楼的原有功能,由6出梅兰芳经典折子戏组成的《梅兰芳华》开始在此长期演出,老戏园子看大戏也是开发南城文化的一次创新尝试,这个卖点是新华普罗的总裁、出品人王翔继“600年皇家粮仓演600年昆曲”之后的又一次戏曲营销尝试。

正乙祠原是康熙年间的浙商会馆,中间建了戏楼。正乙祠的戏曲演出有300年历史,徽班进京前主唱昆曲,从清光绪七年,梅兰芳的爷爷梅巧玲携“四大徽班”之一的四喜班曾在此长期唱过戏。解放后,正乙祠很幸运地没有变成大杂院,而是一直完好保存着,后来划归北京市文化局管理。市文化局非遗处还专门为它成立了一家正乙文化公司来试图经营它。王翔此前在皇家粮仓成功开发昆曲《牡丹亭》,此次“入主”正乙祠能否使其重新焕发活力呢?

“我们花了数百万元对正乙祠进行了修复和改造。一个大的变动是改成了剧场,最大程度地保留了古戏楼三层楼的格局和原来的声学环境。”新华普罗运营总监肖龙介绍,正乙祠原有的大柱大梁等都保留了,为的是保留传统戏楼原有的声学环境,戏楼传统的三层楼结构也没变,只是原来茶座式的看台区改变成了现在的剧场座椅,但原有的包厢都保留了。“正乙祠的舞台很小,观众区也很小,一楼只能容纳不到200人,再加上一些包厢,也就200人左右。”肖龙解释,这样的剧场大小符合他们想把正乙祠打造成高端的梅派艺术重镇地定位。

在剧目上,京剧《梅兰芳华》将成为正乙祠的长期驻演剧目,《梅兰芳华》的艺术总监由梅葆玖担任,演出由梅剧团担纲。在正乙祠经营走上正轨之后,他们还将着重主打重归戏楼与经典的梅派作品,也不排除吸引外面的优秀戏剧来此演出。“原来的京剧演出一桌两椅全靠唱的表演形式,现在观众未必能够接受。”为此,他们精选了梅兰芳6出折子戏,邀请北京人艺的话剧导演李六乙来进行舞台艺术的总把关,中间加了大量的舞美、灯光、音响、多媒体手段,以加强戏剧感受和突出剧情。“服装方面我们也花了不少钱。因为剧场太小了,台上演员漂不漂亮观众一眼就能看到。”肖龙说。

新华普罗敢于大手笔运作京剧艺术这一市场极度萎缩的“难题”,源于其作为海航集团下属的文化平台,拥有海航下属的旅游业、航空公司所积累的客户资源。记者了解到,该剧在字幕和文字简介上都已经印刷成中英双语版,其以北京观众为基础、辐射中外旅游客人的思路已经不言而喻。

大连:借海港优势找市场突破口

日前,历经百年沧桑的宏济大舞台在辽宁省大连市重新开台。改造后的宏济大舞台将归大连京剧院使用,大连也从此有了专业的京剧剧场。

宏济大舞台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清末。1908年,这里建起西式建筑风格的三层楼天福茶园,又名天福大戏院。著名戏剧、戏曲、电影艺术家、中国现代话剧创始人之一欧阳予倩,曾在这里演出过自编京剧《人面桃花》。1934年,这里首次大规模重建,更名为宏济大舞台,很多京剧名角儿曾在这里登台演出。解放后,宏济大舞台虽几次更名,但一直是大连市的文化娱乐中心。去年,大连市委、市政府决定对其实施改造,总投资5000余万元,改造后延续了西式建筑风格,建筑面积达5600平方米,最多可容纳观众近500人。

“据我了解,大连好多剧场都已经改营家电、服装了。所以,政府给予我们这样大力的支持,我们一定要经营好它。”在大连京剧院院长助理李维传的名片上,已经打上了宏济大舞台经理的身份。李维传说,宏济大舞台分地下地上两部分,拥有升降乐池,台深18米、台宽14米,完全适合大型的京剧演出,两侧还有可备用的舞台,拥有调景用的电动吊杆,这样的硬件设施在全国京剧专用剧场里也是少见的。“观众席位上,我们用戏曲名命名了5个包厢,大观众区分4个平台,摆上桌椅,就想还原原来看京剧时那种茶话的形式。”10月底开幕以来,宏济大舞台已经演出十多场,大连京剧院拿出了自己的《沙家浜》、《大闹天宫》等镇团之宝,于魁智等大腕儿也前去助阵。

“每年死的都是京剧观众,生下来的都是歌舞观众。”李维传说,这是京剧圈内的戏谈,但也是现在京剧市场的客观情况。虽然大连京剧院目前仍未列入改制的对象,享受着政府每年定额的拨款,重大项目还有专款扶持,但他认为,要想真正挽留住京剧人才,不使其流失,恐怕院团自身找到经营之道才是“王道”。

在此之前,大连京剧院已经有运作过麒麟舞台的经验。这也是一个古建筑,每逢周六演出。麒麟舞台吸引了在大连的日本、韩国留学生和商社资源,其中有位日本老先生每次都固定坐H1号座位,已经在大连京剧院看了230多场演出,他还联合了十多个日本商会人士成立了一个麒麟会社来捧京剧的场。“麒麟的缺点是大布景的演出不行,毕竟是小剧场。但给我们提供了可参考的模式。”李维传说,一方面,他们要继续深挖大连丰富的日韩客人资源,也已经跟大连30多个“票房”(票友俱乐部)建立了联系,并在全年推迎春、票友节、重阳节等几大戏友演唱会平台来巩固这种互动联系。另外,大连京剧院明晰了自己的市场突破口,就是往日韩、欧洲等国外市场走。“日韩本身对中国京剧就有浓厚兴趣和根基,而欧洲市场,则是抱着一种对东方的好奇心态而向往中国京剧。”李维传说,大连京剧院已经出国演出几十次,琢磨出了这些门道。

如今,宏济大舞台5000多平方米的运营面积,既给大连京剧院提供了空间,也使其时刻感受着运营的压力。他们一改以往大型演出都临时找剧场的惯例,开始审视自身这个平台的市场空间。“我们从来没跟票务公司合作过,几乎没怎么考虑过出票的问题,但现在这些都要考虑。我们算过了,养这个剧院一年要200万元左右。”李维传说,他们院里原来根本没有营销部门,现在也在社会上急聘营销经纪人才。但在观众策略上,仍是保持低票价的路线。“这是政府推的一个平台,我们必须要用在真正繁荣百姓文化生活的用途上,何况,有钱人未必好京剧这口,喜欢京剧的未必买得起高价票,这也是不争的事实。”李维传说。

政府驱动是老艺术盘活的关键

李维传正在北京参加文化部主办的全国优秀剧目巡演,他的笔记本上抄着文化部刚公布的一个惊人数字,全国京剧院团目前只剩69家,而原来达数百家之多。他说,辽宁丹东、本溪、营口、鞍山等地好多剧团都已经烟消云散了。“市场小,但京剧不能消失;人人都下海,但京剧人才不能流失。”李维传说,作为中国传统民族文化的重要载体,京剧以及诸多戏剧产业上相关的环节,要重新盘活,恐怕最主要的还是要靠政府的支持。

“今年全国文艺院团改制在继续推进,但我认为以目前市场的状况看,京剧院团不具备全面推进市场的实力。”李维传说,宏济大舞台在大连的地理位置就类似于北京王府井,地位类似于北京的广合戏楼,原来都是不愁观众、车水马龙的地方。在上世纪50-70年代,只要有好团的演出,都是座无虚席一票难求,他自己小时候就是父母带着看京戏才看成了现在的京剧人。“一方面是文化多元化了,很多人改看电视、电影了;另一方面,以前有像单位的工会组织等组织看戏,现在没有人操心这种事。”在内忧外患的情况下,李维传认为,一方面,京剧的复兴应该指望政府政策的倾斜;但自身加强软硬件建设恐怕就不能再“临阵磨枪”,需要随时做好走市场的准备。他举例说,大连京剧院历次出国演出都是商演,已经积累了一定市场经验;而中国院团更应抓住京剧正在申遗这个契机,在一切可能的国际性场合展现中国艺术的魅力和自身院团的实力,“只要大连举办国际性峰会,大连京剧院就会去参演。像达沃斯峰会、亚欧部长会议,我们都在积极抓住这个展现国际地位的机会”。


贵阳百度公司 http://www.baiduxwy.com/
精华推荐
大家爱看
高清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