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子资讯 化工资讯 it资讯 范文论文 软件资讯 农药资讯 教育资讯 人工智能 创业交流 故事会 电商资讯 站长资讯
杜广友:《杜广友散文二题》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化资讯 正文 来源: 小嘎生活网 发布时间:2020-08-01 05:34:27

  昆嵛2012年创刊

  胶东最具影响力的文艺期刊

  【重磅推荐】第14期 杜广友:《杜广友散文二题》

杜广友

  杜广友,烟台市牟平区养马岛中原村人,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牟平区作家协会理事。爱好文学,追溯历史,已在多家报刊发表散文随笔10余篇。现为养马岛海参养殖公司经理。

  【一个白天将汗水挥洒在蓝色海洋牧场的耕海人,一个晚上夜灯下仍孑孑以求的文学追梦者,在他的笔下,七十多年未见史册的抗日地下党员的英雄历史公布与众,终见天日;他在宾馆深院看到玉兰花与生存斗争的深情一景,便写下了感人的玉兰树一笔,在底层,在生活中,总是有这样一些人让我们感动,那么就让我们一起走进他的文章世界吧!昆嵛文艺主编倾情推荐】

  莫言家的门槛石

  刚过新年,就有幸参加了牟平作协组织的去莫言家乡高密的采风活动。只是时间紧任务重,一行人只能是走马观花蜻蜓点水式匆匆略过,却给我留下许多许多的感触,一时也说不尽,就先从莫言家的门槛石开始说起吧!

  第一次走进莫言老家的平安庄,完全没有莫言笔下那种苦难的深重感,路两旁一个接一个的卖盗版书和假工艺品的小摊位,倒给人一种莫名的喜感。看得出,乡亲们对莫言的价值比我们有更深的认识!

  进入莫言的老宅,基本上保留了莫言少年时的结构,进门要低头的矮屋门;一碰就掉渣的土坯墙;只有一片凉席的光板炕……据传,自从得了诺贝尔奖之后,莫言老家便遭殃了,别说透明的红萝卜,就是不熟的胡萝卜都被拔光了!树上的柿子还发着涩就被人抢着吞了,最惨的是连草泥抹的墙皮都未能幸免,据说抠下来兑水冲服,专治各种作文成绩不好!现在莫言家老宅除了地皮,真的没什么可刮了!

  走出光秃秃的院子,看到一群人围在门口嘀嘀咕咕,我也凑上去看热闹,原来大家正在钻研莫言家门口的门槛石。一块墓碑式的大石条,横卧在莫言老宅的门口,上面的四个大字“万积德堂”却是竖着写的,怎么看都有点不伦不类!听村里的人介绍说,这块大石碑原来是村里一家姓万的地主,给自己家的大堂打造,立在门前的,后来万姓的地主家没落了,家里的东西都被人搬光了。莫言的爷爷只搬回来这块大石条,五间破草房也没福消受这么大的荣耀,只好横着埋在大门口,当做门槛石了,也成了老管家(莫言原名管谟业)的一景。来往进出必要踩踩“积德”,天长日久,不要说“万积德”,只怕一亿也是有的!果然是皇天不负苦心人,百二秦关终属楚,几代人踏破铁鞋,终成正果!全世界最牛逼的大奖被老管家的小儿子捧回了高密乡平安庄,老管家的祖坟青烟缭绕,红光闪烁。所以,莫言的故事告诉我们,做人一定要积德行善!好人有好报这句话是人世间永远的真理!所谓人在做天在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当然,如果能有一个姓万的邻居那就更完美了!……好吧,我承认我编不下去了,因为说这些我自己都不信!还因为在所有的人云亦云的背后,我看到的是另一个莫言!

  在莫言中年居住的旧居里,有一张当时可能很时髦,现在则只能卖破烂的五合板书桌,人工涂的清漆还泛着光亮,唯有两个放胳膊肘的地方,漏出了乌黑的磨痕,那是他在旧居里十三年写作留下的痕迹!走进莫言文学馆,最让我震撼的不是莫言和各路神仙的合影,也不是他传播到全世界的翻译作品,而是他的手稿复印件!我俯身盯着看了好久,一笔一划,工工整整,如果只看文稿,没人会相信这是大师的笔迹,倒更像是一年级孩子的作业!面对大师的严谨和刻板,焦主席感叹:“这就是对文学的虔诚!”——太准确了,没法再说了!再多说一句就是打自己的耳光。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事就是——天才都如此努力,而庸才们却在虚度时光!老万家的铭石也许真的能给人带来好运,但诺贝尔奖却只会授給铁杵磨成针的文学信徒!

  一直很喜欢《周易》上的一句话: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一个人一生的积累就像在造一艘船,童年的饥饿,少年的坎坷,青年的奋斗,中年的沉淀,终于造就了莫言这艘万吨巨轮,才能够载得动世界级的诺贝尔奖。而反思我们自己,大多数人在抱怨自己一生不得志的时候,是不是更应该反省自己的船太小了!德不配位,必有灾殃!要么船翻落水,要么载不动这许多愁!人生最悲哀的事情就是把一切归结于命运,不论成功还是失败,因为这就像把诺贝尔奖归结于莫言家的门槛石一样荒谬。

  离开莫言故居,莫言的一段话一直镌刻在我心中,他是这样说的:“把好人当坏人写,把坏人当好人写,把自己当罪人写!”仔细思量其中的滋味,心中百感交集。遥望远去的高密东北乡,一个文学的苦行僧渐行渐远,我们只能看到他留下的脚印,却难以触及他高傲的灵魂,在他的笔下,所有的人都是有罪的,而他要做的就是以笔为解剖刀,以纸做手术台,把人的丑恶和残酷一样样晒在阳光下。他嘲弄在猪圈里打滚的人们,却以悲悯之心唤醒他们的灵魂;他渴望打破所有的桎梏,却又把枷锁套在自己的颈项;他把人世间的恶挥洒得淋漓尽致,却又为善留下了希望!

  而当我们或是赞美,或是仰慕,或是斥责,或是怒骂的时候,他只是静静地观察,审视,凝望——千言万语,何若莫言!

  有一个人的名字叫杨子平

  在东海之滨昆嵛之北有座小岛叫养马岛,在养马岛西面有个小村庄叫中原村,在中原村的北面有座小山它就叫“小山”。在小山上有一条不规则的小路,沿着小路林阴往里走,在路尽头有一座墓碑——黑色的大理石,肃穆庄重,在满山的汉白玉石碑中是那么卓立不群,如同石碑上那遒劲的字体——抗日烈士杨子平永垂不朽!

  碑后面是烈士的侄子杨先让教授亲书的碑文——杨子平,山东牟平养马岛东中原人氏,十九岁毕业于烟台实益学馆。后任辽宁省颐中烟草公司总代理。目睹日寇侵华之野心,一九二九年秘密加入共产党,任奉天特委财务部长。一九三二年国联组织五国调查团,李顿任团长赴沈阳,子平冒险谒见团长,亲口详述日本之阴谋,不幸于一九三六年二月,被日本宪兵队逮捕,受尽酷刑,一言不发,判英美密探反满抗日共产党罪,当年旧历七月七日游街后枪杀,时年39岁。一九八七年八月一日山东省人民政府授予革命烈士称号。同年中央民政部颁发革命烈士证以资褒扬。这就是烟台乃至山东人的骄傲——杨子平。

  可是,当我们真正去探求杨子平烈士的故事的时候,才发现,他居然没有故事!或者更准确的说法是,不是没有,而是没有人知道他的故事!

  现在能找到的只有片段的资料和当年日本战犯的供述,以及来自烈士家人的零星回忆:

  杨子平,出生于养马岛中原这个小村庄里。他出身于大户人家,祖上经营船业发家,其父杨翼之在仁川开设布匹商号,始创“裕盛栈”。至民国九年,日本已统治朝鲜半岛,抵制中国货,关税增加,因此其父派长子杨建民到哈尔滨设立工业“和聚公”油坊,后由于日本侵略东三省,国难当头,民不聊生,工厂由盛转衰。杨子平从小家境优越,现在他家的老房子依然还在,大开的四合院,面海背山,依稀可见当年的富庶。门西是潺潺的流水,从中原村后的小山上一直流进门前的大海,童年的杨子平就在这山与海的怀抱中无忧无虑地成长。一直到他14岁才离开这个小岛到烟台实益学馆(现烟台二中的前身)求学,19岁以优异成绩毕业,就业于英美所办的颐中烟草公司任司账职。由于干练诚信,被英国人田克大总办委任为总代理,设立字号“子平商行”,生意蒸蒸日上。可是就在这样的条件下,他却加入了当时并不被大多数人理解的共产党,并进入东北抗联工作,毅然走上了抗日救国的路。

  碑文中提到的五国调查团事件,在万斯白的《日本在华的间谍活动》中有详细的记录。万斯白(意大利人,后加入中国国籍),曾在日本特务机关工作,亲历过当时事件。1932年5月9日,受国联行政院派遣,英国人李顿爵士率英、美、法、德、意五国代表,中国代表是顾维钧,到哈尔滨调查日本在“九一八事变”后建立满洲是否合法的问题。为了掩盖真相,欺骗国联调查团,日本人提前一个月进行准备,把调查团居住的饭店,会去的酒馆,可能去的医院,都安排了密探和军警,伪装成各处的职员和招待,日本人把他们性格的偏执发挥到了疯狂的地步,为了掩盖真相,他们把整个哈尔滨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舞台!而他们选中的演员,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因为演砸了的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付出生命的代价!所有试图接近国联调查团或是揭露真相的人都毫无例外地被清理或枪杀。就在国联刚到的第一天,一个叫金谷的朝鲜小伙子试图在车站为朝鲜递交请愿书,没走出三步,调查团还根本没察觉到他的存在,就被虎视眈眈的日本宪兵抓住,以“企图行刺”的罪名,带进刑讯室。日本特务用酷刑折磨他,剜除眼睛,折断手臂,结果什么都没有问出来,日本人还是把他枪决了。五国调查团在哈尔滨14天的时间里,200多人在调查团下榻的饭店附近被逮捕,7人被枪杀,其中大多数人是无辜的路人,只是无意中靠近了调查团的住址,而日本军方的命令是——宁可错杀,绝不放过!

  就在这种险恶的情况下,杨子平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伪装成银行家,西装革履,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大模大样地潜入酒店,就在饭店的宴会厅里,用英语与李顿团长当面交谈,亲口详述日本人的侵华野心,揭露日本人的滔天罪恶,更展示了中国人不甘做亡国奴的勇气!——杨子平当真是英雄虎胆!

  历经14天,调查团最后得出结论——没有一个中国人真正拥护所谓的“满洲国政府”!《国联调查团报告书》随后发表,否认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是“合法自卫”,承认东三省为中国领土的组成部分,确认满洲国是日本违背东北人民的意愿而炮制的工具。杨子平在此事件中功不可没!东北抗联也因此成为日本人切齿痛恨的对象,虽然没有暴露身份,但日本人由此加强了对抗联地下党的追捕剿杀。

  据1954年苏联遣返到中国东北抚顺拘留所的日本战犯筑谷章造交代,1936年,接到部下特务科长盐冢的报告,共产党地下组织在奉天活动,遂于4月上旬某日清晨,亲率30人在日本宪兵队的协助下,在启东烟草公司和奉天共荣中学一举逮捕了以杨子平、王殿玉为首的奉天特委及满洲省委78人,关押在沈阳警察厅监狱内,进行了惨无人道的严刑拷打,手指钉竹签,烙铁烧脖子,猪鬃探尿道,鼻子灌辣椒水……其间三人被酷刑折磨致死,一人被活埋,刑讯一直持续了四个月,日本人最终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任何东西,杨子平、王殿玉、陈晶石、许象久四人被判死刑,于8月20日游街示众后,在奉天郊外浑河执行枪决。

  据烈士的侄子杨先让教授回忆,杨子平的老父亲一直在韩国做生意,听到心爱的小儿子被日本人当共产党抓了,心急如焚,急忙回国到处打点,试图营救。去探监的时候,捧着儿子换下来的血衣,看着儿子遍体鳞伤的惨状,父亲不禁老泪纵横,儿子却淡淡地一笑:爹,别花钱了,没用的,我是共产党!老父亲当场昏倒,回家就中风说不出话了……老教授说到这里,忍不住流下热泪。

  据杨先让教授讲述,杨子平牺牲后一直没有享受烈士的待遇,因为在那个年代没有人能证明他是为国牺牲的。一直到解放后的1956年,中央高级检察院来通知说:有一个日本战犯(即前文所述的筑谷章造)交待自己曾杀害了奉天特委经济部长杨子平等共产党员,他们来了解杨子平的事迹及遗物,还让家人去当地民政厅办理烈士证明,函件为1956年8月18日(56)高检群字第4969号。可是,杨子平的爱人因为怕过年过节慰问军属勾起伤心事,不让家人去办理烈士证,所以此事就被耽误了,尔后“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其家人甚至被牵连揪斗,受尽冤屈。时间很快到了1975年,杨子平的哥哥杨建民年已八十,但抱着不为弟弟申冤昭雪死不瞑目的决心,再次上书人民政府。可当时的政治形势导致无人查对。杨子平的侄子杨先让教授当时执教于中央美院,为英雄平反的接力棒又传到了他这里,为了寻找证据,老人上沈阳,下山东,历经十载,直到惊动当时的国家领导人胡耀邦,作出批示,终于在1987年从山东省牟平区得到确认,为杨子平烈士颁发了烈士证。

  杨氏一族为了给杨子平烈士平反,两代数人,耗时40年,从海外到大陆,从东北到山东,穷尽心血和精力,终于昭雪。其坚持不懈,动人心魄,应是杨子平烈士的风骨激励。

  根据牟平区的史料记载,杨子平是1929年牟平区最早参加共产党的革命者,7年的时间里,上不告父母,下不告妻女,每天都在生与死的刀尖上生活,每天都要独自面对来自心底的恐惧,每天都用那渺茫到几乎看不到的希望来鼓励自己!我们无法想象他是怎样度过这两千多个日日夜夜的。

  根据他的女儿回忆,父亲开着商行,却入不敷出,还经常一个人叹气,现在想起来,是他把钱都交给抗日联军了。我们现在的人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叹气,就像我们不知道他是怎样坚持过每一天的,就像一个人在漆黑的大海里游泳,没有朋友,没有伙伴,甚至没有家人的理解,支持他走下去的唯一力量是那遥远的几乎看不到的灯塔,那是他唯一的信念——救国!

  我们也永远不会知道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光中,他在想什么。是老父,是孩子,还是他永远回不去了的家?!山东,只能隔海相望却踏不上的土地;牟平,他从这里出发走向抗日道路的起点;养马岛,生他养他呵护他但再也看不到的家乡!在阴森恐怖的地牢中,在午夜梦回的黑暗中,在直面死亡的恐惧中,这是他心中最后的坚持和慰藉吧!

  我们现在许多人说,中国是最不缺汉奸的地方。可是,五千年了,我们出了无数的汉奸,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依然存在?!而且成为世界上唯一存在的古代文明!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们在盛产汉奸的时候,还盛产另一种生命,它的名字叫——英雄!

  他们不是惊天动地的将军,也不是气冲斗牛的勇士,他们更多的是像杨子平这样默默无闻的人!他们忍辱负重,他们踟蹰前行,他们背负着我们普通人的懦弱和恐惧,他们把整个中华民族的苦难扛在肩上,一步一步,从战火中,从动乱中,从饥饿中,从贫穷中,把我们带进这个崭新的时代。——他们是当之无愧的英雄!

  2012年7月24日,革命烈士杨子平同志立碑仪式正式在养马岛中原村小山上举行,百余名政府官员、各界群众代表和中小学生前来参加,花圈花篮布满墓碑周围,人们鱼贯到纪念碑前行礼,这一场景感人至深——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今年是抗战胜利七十周年,就像习总书记说的:黑的就是黑的,说一万遍也不可能变成白的;白的就是白的,说一万遍也不可能变成黑的。

  凝视着杨子平烈士的遗容小照,三十年代的他西装革履,和蔼可亲,剑眉下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犹如照亮黑暗的火炬,透射出不屈不挠的意志光芒。他,是中原村的骄傲,也是养马岛的骄傲,更是山东人的骄傲!

  杨子平烈士永垂不朽!

  (本文发表于《昆嵛》2015年第04期)

   …………………………………………………………………………

  做有价值的文学

  胶东《昆嵛》签约作家群

  主办:山东省散文学会

  《昆嵛》文艺杂志社

  社长:王安 李林才

  顾问:毕淑敏 杨悦浦 许晨 王展

  主编:焦红军

  副主编:孙汉宁 徐丽 杨明政

  编委(按姓氏笔画为序):

  于玮玮 大连菊子 王秀梅 王川

  王彦平 巨爱宁 吕孝良 牟进军

  孙伟 孙晓颖 乔洪涛 刘美玉

  刘向东 李祖成 李克利 周军

  周其伦 柳华东 凌寒 漆宇勤

  微信号:kunyuwenyi

  投稿邮箱:kunyuwenyi@sina.com

  扫描二维码也可关注

精华推荐
大家爱看
高清图集